《中国金融新闻网》:税收蓄力 西部大开发“3.0”启航

发布时间:2021-02-19 09:45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字号:[] [] [] 【打印本页】 正文下载

西部大开发迎来了第三个十年。

减按15%征收企业所得税政策自2021年元旦起再延续十年,被视为拉开了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序幕。随后,备受瞩目的《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2020年本)》于1月底公布。这是该目录公布以来的首次修订,鼓励类产业条目的增减、调整,描绘出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方向与重点。

区别于2001年、2011年分别开始的前两轮西部大开发,业内把这一轮西部大开发称为“3.0版”。20年来,税收支持一直是这项战略的重要内容。在此期间,作为杠杆的所得税优惠税率维持不变,作为作用点的受惠产业陆续调整,为西部地区发展作出贡献。在新发展阶段、新发展格局下起步的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有何新亮点?税收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新目录指明新方向

《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是一份成色十足的西部地区投资指南与产业风向标,也是判定西部地区企业能否享受优惠税率的重要依据——企业主营业务须在目录内。

与2014年版本相比,新版目录变长是最显而易见的改变。记者梳理发现,目录中12省(区、市)鼓励类产业条目由2014年本的377个增加至2020年本的535个,每个省(区、市)的鼓励产业条目数都有所增加,特别是西藏由13个增至41个,为增加条目数最多的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约70%以上增加条目属于制造业范畴,并集中体现在创新、绿色、开放、协调等方面。例如,重庆、四川、陕西等地增加了5G、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相关条目,贵州、云南等地突出了对铝、煤炭、有色金属等传统能源资源行业调整优化结构,广西、云南等地增加了跨境贸易、国际物流等产业,陕西、四川等地增加了汽车及零部件制造等产业条目。

“体现国家和西部地区产业发展导向,又照顾西部不同地区的差异。”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李平接受采访时认为,新版目录突出体现了“高质量发展”要求,集科学化、高度化、特色化于一体,并与西部地区发展阶段相适应,突出产业梯度,指明了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方向。

新格局下再出发

“新格局”出现在新版产业目录的第一句话中,暗含了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时代背景。这项出台逾20年的区域性政策站在新起点上,有什么不一样?

“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促进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是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背景。”李平谈道,作为较早出台的区域性发展政策,西部大开发政策20年来发挥了重大作用。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进入新阶段,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促进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西部地区不可或缺,因此,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是新格局背景下的再出发。与此同时,西部地区潜力大,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有利于扩大内需,对于促进形成国内大循环有重要战略意义。

此外,这些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贸港等区域性战略陆续推出,如何在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在协同推进其他区域战略的同时推进西部大开发,也是新时代的命题。

作为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工具之一,税收政策尤为引人关注。事实上,大力度的15%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已持续近20年,作为支点的产业目录时有调整,保证了西部大开发的税收力量更精准有效、服务全局。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首席研究员汤继强指出,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的延续为区域经济发展带来了连续性和递增性,将为西部地区带来源源不断的新发展动力。

“国家对鼓励西部地区产业发展的减税政策是一贯持续的,享受15%企业所得税税率的优惠对产业集聚具有较强的吸引力,有助于增强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的竞争力,有利于培育西部地区产业发展新动能。”汤继强表示。

新起点上新作为

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中,税收优惠的支点有了新变化。

在产业方面,鼓励类产业目录增加条目并有所调整;在企业方面,主营业务占全部业务比重由70%降至60%,意味着优惠门槛有所放低。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下,更广范围、更大力度的税收优惠,被多数企业视为增强信心的积极信号。

回顾西部大开发20余年历程,税收优惠一直如影随形并逐步扩大受惠范围。

首轮西部大开发于2001年-2010年间开展,对符合条件的西部企业实行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自2002年开始执行,并对西部地区新办交通、电力等企业实行“两免三减半”优惠政策;2007年,西部地区旅游景点和景区经营纳入税收优惠范围。

第二轮西部大开发于2011年开始。在第二个十年里,税收优惠力度进一步加大,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2018年间西部地区累计约有25万户(次)企业享受西部大开发企业所得税优惠,累计减免企业所得税约5025亿元。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税收仍将是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核心内容。“税收将进一步发挥职能作用,为企业减轻负担的同时更好地促进鼓励类产业集聚。”李平同时建议,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可进一步丰富优惠形式,例如对扎根西部开发的高端人才、紧缺人才实行个税优惠等,形成政策组合拳,共同促进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向更深层次迈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