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城礼赞

发布时间:2020-09-28 09:06 来源:本网站 字号:[] [] [] 【打印本页】 正文下载

【编者按】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国家税务总局夏河县税务局干部尕藏智华的双亲在青藏高原一处悠远古老的地方,与一座两千年的文物遗址共同演绎了一曲赞歌……

尕卜藏一家

牛毛细雨绵绵不断的下了两天两夜,尕卜藏大叔时不时走出自己的老宅院,蹙眉翘首遥望北边的达理加山,依循先辈经验,要知天气变化,观望达理加山。

令尕卜藏大叔牵肠挂肚的是那座空心十字城。据考古专家考证,这座城可是大有来头,现存城墙建于汉代,长2193.4米,典型的夯层夹棍城堡建筑。十字城廓因八个城墩得名,史称八角城,当时主要用于军事防御,1981年被列为甘肃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历经两千年岿然耸立的城墙最怕小雨长时间浸润,难怪尕卜藏大叔看到达理加山顶灰蒙蒙的云层焦心不已!

巡视城墙

说到对八角城的保护,还得从上世纪说起。甘南刚解放时,八角寨子仅居住着五六户人家,尕卜藏大叔任村队长。最让尕卜藏大叔担忧的是人与牲畜的安全,寨子距周边村落偏远,北面是莽莽苍苍的达理加山,东西南三面是一望无垠的草原,白天狼群结对出没,晚上群狼肆意嚎叫。全村安全的依傍就靠这座古城墙,人们从心里感觉这圈古城墙就是自家的院墙。它静静地守护着一方生灵,村民们也自发爱护这道“平安墙”,尕卜藏与妻子无形中也肩负起看护、修补墙垣的责任,可谓人、墙共存啊!

修补城墙

在往后的年月里,尕卜藏大叔和妻子就有了不成文的约定,每天早、中、晚都要巡视城墙、墙顶一番。若遇到墙基剥蚀凹陷,要培土加固,用石块砌起;还担心田鼠在墙根打洞,若不及时填埋,遇到雨天容易造成墙体倾斜、坍塌;也怕牲口在墙根下纳凉、蹭痒,造成墙皮脱落,要及时驱赶牲畜;雨天,两米多宽的墙顶很怕凹处积水,渗到墙内会塌陷、开裂,更得及时填补洼处,这件工作尤为费力,有时遭逢倾斜、塌陷,还需要全家齐上阵。所以,尕卜藏大叔说“不是转悠一圈就完事了,墙顶常有鸟雀刨坑,要从别处背土填平,修修补补转眼一天完了,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可这些事总得有人来操心。”天长日久保护城墙竟然成为尕卜藏大叔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81年考古专家评价这处年代久远的古文物遗址,保护的如此完整实属罕见。专家们的赞誉使尕卜藏大叔分外激动,这些褒奖激励他和妻子更加尽心、尽力地守护城墙。

“护城”小分队

自打从队长一职退下来后,尕卜藏大叔对城墙的保护更是到了痴迷的地步,一天到晚围着墙打转,手中除了一把铁锹,一支钢钎,背篓里的家伙什一应俱全,腰间挂的水囊和糌粑袋也伴着他的脚步左摇右晃。哪一处被风雨侵袭,哪一处由田鼠作祟,哪一处是牛马使坏,哪一处又是淘气贪玩的孩子在墙垣顶上的“杰作”,他都清清楚楚。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最忧心的,让他最心疼的是村民们为图方便,取城墙上的土填牲畜圈。为这,他多次与村民发生争执,大伙也嘲笑他把“土堆堆”看成了“金疙瘩”。只是,他们怎么知道,这座已然静默矗立了上千年的墙垣在尕卜藏大叔的眼里,那里只是一堵墙,那分明是他的孩子、他的青春、他的生命、我们的依傍!

如今年逾78岁的尕卜藏大叔腿脚、身板大不如前,爬墙顶、走陡坡已经力不从心,但老人守护城墙的责任心却没有因为年岁大而丝毫怠慢。令尕卜藏大叔宽慰的是:2018年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兰州大学和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学者领衔的团队在《自然》杂志发表研究成果,研究揭示,在夏河县甘加白石崖发现古人类下颌,化石距今已有16万年,是除西伯利亚阿尔泰山地区丹尼索瓦人化石外,也是目前青藏高原最早人类活动的证据。研究成果的发布,使八角城遗址更显神秘和沧桑,人们对这片古老悠远的土地也有了新认知,不但本地村民增强了遗址保护意识,就是慕名而来的中外游客也自发爱护八角城,还有部分志愿者加入尕卜藏大叔的“护城”队伍。

尤其近几年,夏河县委、县政府遵循可持续发展理念,科学、合理利用旅游资源,以拉卜楞人文景观为中心,辐射八角古城、桑科草原、达尔宗湖等景区。现在,除了感受古老城墙厚重的历史,我们还能领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八角城白石崖喀斯特溶洞,绵延数百里的溶洞曲径通幽,与雄厚方正的城墙遥相辉映。而八角城下也不再是聊聊疏落的几户人家,一个充满蓬勃生机的八角新城正在孕育生长……

作者:夏河县税务局 高立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