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甘肃》:峥嵘“税”月里一张税票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30 14:59 来源:《凤凰网》 字号:[] [] [] 【打印本页】 正文下载

陇南市西和县税务局的陈列室里,存放着一张1958年的老税票,毛笔填写,深红方印,繁体印刷,薄薄的纸张已留下岁月的淡黄。

细细观察,方寸税票正用它六十一年的时光传递着一段段让人倍感珍重的时空对话,岁月中的行业变迁、家国往事让人深思,让人感动。

大河沿上听驮铃

西和县全县解放是在1950年,这张税票上的大桥税务所,就坐落在西和县最南端的大桥镇,原先的红旗公社、大桥乡,山大沟深,绵延的西汉水从这里流过,入汇嘉陵江,著名的仇池国就曾发端于此,百姓口中的“大河里”就指的是大桥河谷一段。五十年代的税收往事,知晓者都是耄耋老者了,回忆过往的岁月,新中国刚刚成立,新旧更替,进出大桥还没有一条正式的公路,人走马驮是那时的真实写照。

已经83岁高龄的西和县税务局退休干部张峰回忆往事时说:“当时从县城到大桥一个来回就要2天,马背上驮着税票和干粮,每次出行都是三四个人结伴,帆布包和土枪是征税路上押解税款的必要物件,上门收税帆布挂包里装的是墨盒毛笔税票和干粮,翻山越岭早出晚归,两头不见日头,大额人民币一天税款也有几十万。”“柿子木案板竹篾子船(竹子粮仓),枸树皮神香青冈木的炭,日常的商品交易简单,大多就是农具,百姓家红白喜事要交筵席税,屠宰要交屠宰税,条件好点的人家办个酒席,青壮年背上背篓走上两三天要到百十公里外的徽县伏家镇买酒。时代啊,今非昔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点点回忆如小溪般流出老人的记忆。绘声绘色中,那大河沿上税务人牵马走过的驮铃,透过这发黄的税票,在人耳畔回响。

车马翻越青岗岭

青岗岭,进出大桥必经路上的最高关口,陡峭险峻,解放后通了公路,阴雨霜雪不得过,泥泞难行,时光荏苒里的收税路,深深地镌刻着时代的发展脉络,税务所的命运也和大桥的发展绑在一起。

上世纪70年代,大桥名为“红旗公社”,税务所的职能也被取代,改革开放后恢复,1984年财税分家,1985年西和县由天水的管辖区划入陇南地区,1994年两税分设……税所里的春秋留给每一个经历过的税务人最鲜活的时代记忆。原大桥地税税务所最后一任所长蔺州剑回忆起往事如数家珍:“青岗岭梁啊,是进出大桥的屏障,阴雨天气肯定走不成。上世纪90年代,自行车是主要交通工具,早上出发中午就到青岗岭了,上山是人推车,下山时才能骑,一趟下来得换一副刹车片。农历三六九逢集,上街收税,一两元的定额税票,挨着地摊儿收,五子算盘比传统的七子算盘更有效率,税务所里个个是五子算盘‘高手’。二八杠、帆布包、硬垫板、复写纸、圆珠笔是我们的重要工具,人不离票,票不离人就是那时的硬规定,睡觉都得贴着身。”

如这张老税票的填写,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印记,通公路后的青岗岭上有税务干部走过的身影,也伴随1997年大桥税务所的撤并,汽车的普及,换了另一种新体现。

键盘敲开了信息化

当信息化敲开了新时代,1997年大桥税务所(国、地税)的职能划入了何坝税务(国、地税)分局,从1994年金税工程的实施,复写纸、圆珠笔、小算盘一步步被取代,随着技术的进步,昔日的万元机——“大屁股”电脑逐渐瘦身,向超轻、超薄、超快迈进,互联网走进了千万家,也彻底改变了大桥辖区的税收缴纳方式,平整的龙昌公路贯通了西和南部的几个乡镇,出入大桥的青岗岭已经不再是出入大山的独一条,城乡的发展也逐步走向了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轨迹。2018年新一轮的征管体制改革,两家征税又合二为一,税票的抬头也再没有“国、地”二字,“金税三期”税收征管系统已并库高效运行,税收的信息化也随着我们的国一同迈入了新时代。

新旧的税票对比里,包括税票上的“工商税”已经不复存在,回味过去的岁月,是为了回味一段来时的路。岁月的墨迹斑斓里,也为我们划出了一个完整的圆,有苦难、有曲折,但始终向前。时光悠悠,时代发展,新旧税票,旧的是文物,新的又何尝不是在变成文物的路上?


作者:刘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